60亿美元抛售家乐福中国?马化腾让奢侈品国王空欢喜一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04:34

  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家乐福再也不是那个头戴光环的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代表,更不是可以凭借高毛利率抬高估值的罕物

  

  文 | 施南

  披着开司米外套的狼。尽管这个绰号实在算不上恭维,但用来形容69岁的伯纳德·阿诺特,倒也恰如其分。作为全球奢侈品业公认的国王,优雅中始终透露着一股狠辣的法国老头对自己眼热的东西——无论是某个家族维系了百年的品牌,抑或可能牵一发动全身的关键性股权,从不吝啬支票。只要此后回报,能像他卖出的那一只只毛利率高达六成的LV包。

  最近一笔成功交易,发生在2017年的四月末。阿诺特宣布动用121亿欧元收购迪奥(Dior)25.9%股权,同时,由他控制的路威酩轩(LVMH)再以65亿欧元并购迪奥时装(DiorCouture)。事实上,这是一宗横跨35年庞大计划的完美句号。1984年,初出茅庐的他正是通过一次破产收购介入迪奥的香水业务,并以此为敲门砖四年后成功入主路威酩轩集团,开始重塑世界奢侈品业版图的传奇征程。

  数据显示,阿诺特以家族信托名义直接拥有路威酩轩5.8%股权和迪奥74.1%的股权,而迪奥又持有前者41.77%的股份以及迪奥时装100%股份。按照股权设计结构,迪奥才是大名鼎鼎LVMH的母公司。随着这笔总价达186亿欧元股权转让完成,“狼王”已百分之百控制了迪奥和迪奥时装。

  在市场复苏初期大笔吃进优质业务以及能带来更可观财务分红的股份,是阿诺特早已熟稔的财技。在2017财年,路威酩轩销售额上涨13%至426亿欧元,特别是在四季度,更高出市场普遍预期9%成长近两个百分点录得125亿欧元的营收,全年经营利润也来到154.72亿欧元高水。整整一年,路威酩轩股价上升26%至每股240.15欧元。至于阿诺特在福布斯统计栏中的身价,则从420亿美元上升至514亿美元。

  对于相关股权和业务部门收购后一路业绩飘红,阿诺特当然得意。不过他也没忘记感谢另一位恩主——中国市场。事实上,2002年受“9·11”事件影响路威酩轩年度净利一度只剩1000万欧元,而正是这个拥有3亿购买奢侈品能力中产阶层的国家,才让其此后的连串合纵连横有了切实意义。

  有买自然有卖。2017年阿诺特还想做成一宗交易,一旦达成那才是“无与伦比”。仍与中国有关。没错,他想一次过沽清家乐福中国区业务。至于标价,按相关媒体报道:60亿美元。

  好事难成双,古语终究有它的道理,这一次阿诺特失算了。

  家乐福与LV的关联

  在中国民间,很难有人会把家乐福与LV集团进行关联,不过现实就是如此奇妙。早在整整十年前的3月,这家是时仅次于美国沃尔玛的全球第二大零售巨头更换了单一最大股东,而新东家正是由阿诺特与美国著名房地产私募基金柯罗尼资本组成的财团,所持股份为9.1%。

  除了奢侈品领域,阿诺特的“三心二意”也颇有名,比如8000万美元投资韩国YG娱乐公司,或以近6.21亿人民币的价格拿下中餐连锁集团翡翠餐饮九成股份。这自然是家族系列投资中必不可少分散风险的安排。不过执掌家乐福,显然不是一时冲动。

  首先是时间窗口难得!随着保罗·路易·哈雷因飞机失事意外身亡,此前长期控制家乐福的哈雷家族内部产生了巨大分歧。部分成员要求解散拥有20%投票权的团队,从而可以独立出售公司股份的声音逐渐高涨。对阿诺特而言,介入这个年销售额以美元计超过1150亿的庞然大物,乃天赐良机。

  而他拉拢的合作伙伴柯罗尼资本,亦是一位悍主。旗下美国第一共和银行和米拉麦克斯影业固然声名赫赫,特别是拥有索菲特、诺富特、莱佛士等诸多子品牌的雅高酒店集团,更被誉作“法国国宝”。多年后,当中国锦江集团试图染指其29%股权时,便同受到非经济因素干扰而未果。

  极其丰沛的现金流,全球性的布局和影响力,还有可以分拆独立上市的零售附属地产板块,都构成家乐福诱人的影响力。不过有一点切不可忘,此刻的家乐福中国区业务正独占鳌头,成为这个世界最大单一市场商超界的市占冠军。自1995年摘取中国首家外资大卖场试水者的铭牌,家乐福充分享受了先到者得的冒险红利,其在中国地区的单位利润效率以及总收益甚至压倒仅比它晚来一年的沃尔玛。

  不妨看看2006年家乐福在北京通州地区开设它全球第1000家门店、也是其在华首家郊区店的盛况吧:被8分钱1公斤大白菜和89元一床九孔斜纹双人冬被吸引而来的购物者造成数小时的交通拥堵,100多名保安和临时增加的20余名警察忙碌了一天,因为人满为患以至店方不得不限用购物小车。

  这是家乐福在远东最高光的时刻。哪怕它已在台湾区域市场取得成功,哪怕它在香港的四家门店受到百佳和惠康双雄夹击不得不草草收场,但只要掌握中国大陆市场这头奶牛,同时利用加入WTO后中国制造迅速崛起的契机,通过在上海设立的全球采购中心向自己的欧洲大本营源源不断提供物美价廉商品,那么阿诺特无疑将在他的奢侈品帝国外,又获得了一大块肥茂的沃土。就如同古罗马皇帝,同时攥紧了埃及法老的黄金权杖。

  但,这也竟是家乐福最后的高光。

  

  60亿美元?想想就好

  先是受2008年奥运火炬事件冲击,家乐福第一次受到了中国全民抵制,紧随而来的是沃尔玛和大润发先后在门店数量和市占率上的反超。欧洲市场受金融危机影响大幅萎缩本在意料之中,而面对人工成本和店面租金大幅上扬但仍保持不错业绩的中国区,还必须不断压低成本挤出现金以救助那些不争气的洋兄长们。

  涸泽而渔的结果,必然是一损俱损。至2016年,家乐福中国单店业绩已从2009年的2.35亿元滑落至1.58亿元,降幅高达32.8%,只及同期大润发的62.2%和沃尔玛的90%。在全世界,之前的亚军已沦落为“老九”。

  或许意识到大众日用品和奢侈品的经营间存在天壤之别,阿诺特开始变得首鼠两端。一方面是相对积极的改革——不仅将股权占比进一步拉升至12.7%,同时,还邀来法国本土老佛爷百货拥有者穆林家族出资12.8亿欧元入股家乐福6.1%的股份。在具体经营策略上,不仅在上海开设了24小时营业的大卖场,亦在300平米精品小店上发力,与腾讯公司的微信支付合作则发轫于2015年,同一年大幅改革区域物流配送体系并投入数亿欧元进军线上市场。更有意味的,家乐福还是首个宣布成立党组织的外资零售企业。

  另一方面,阿诺特随时准备套现走人。当然,“远离缺乏核心竞争力市场”这类托词不能再用。光荣撤退,或者最体面离开是自负的法国老头的如意算计。2013年与华润的接触是首次尝试,2017年,它准备毕其功于一役。此时的他大概想起了黑格尔的那句话:伟大的历史事件总是重复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才是喜剧。

  很可惜,阿诺特错估了形势。如果是整体放盘中国区业务,那么60亿美元并非漫天要价,但在这个价位上,谁能成为接盘者?两种可能:一者是实力不斐的私募资本,二者是正全面转入线下端口争夺的中国互联网巨头。

  那么就来看一下两笔成功交割的生意。中信资本联合凯雷拿下“金拱门”的代价是20.8亿美元,而阿里吃进高鑫零售(大润发)36.16%股份的出手是240亿港元,约合28亿美元。注意,还有一个大前提,被并购对象的门店数量和当前盈利能力。很明显,只有230家大卖场和39家便利店一直逼近盈亏平衡点的家乐福中国,上述考核项均缺乏足够竞争力。

  更重要的,当线下传统实体都意识到只有投入自带流量并不断提供技术升级能力的互联网大佬阵营,才是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门,那么供需两端已注定失衡。无论是“苹果IOS系统”的阿里,还是更像“安卓系统”的腾讯,有充分时间和耐心来比较投奔者的成色和诚心。

  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家乐福再也不是那个头戴光环的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代表,更不是可以凭借高毛利率抬高估值的罕物。阿诺特派出的法国代表在马云那厢吃到闭门羹已是必然,而待到换上黄色面孔转身再与腾讯商谈时,左手京东右手永辉一群僚机企业紧紧追随的Pony马早已予取予夺。

  60亿美元?想想就好,千万别当真。

  一场戏落幕一场戏开锣

  2018年1月23日,帷幕落下,腾讯携永辉正式宣布投资家乐福中国。之所以以投资条款清单名义出现,自然是已就作价、投资额、公司治理结构、董事会成员分配达成一致意见后还要走个合规流程。

  但有两点可以确认,在流量赋能和生鲜技术及后台管理技术上占有绝对话语权的中方,绝不至于在金钱上太过大方。而且,永辉才是这场入股行动的主导者,腾讯公司,至多扮演一个财务投资兼站台的角色。

  还有两个同期新闻让素来扮演胜利方的阿诺特多少短了志气:一个和公司有关,中国茅台以25亿美元优势首次取代路威酩轩成为全球最高市值奢侈品上市公司;一个涉及个人,2017年还只被福布斯计入240亿美元身价的马化腾,因公司股价一年攀升140%令自家财富来到519亿美元。嗯,不仅超过阿诺特,甚至高出沃尔玛第二代领军人物杰姆·沃尔顿。

  事实证明,家乐福中国的出场不过是场前奏,6天后,腾讯单方出资100亿元,联合苏宁、京东、融创共340亿元购入万达商业14%的股权的举措,才是大戏的鸣锣声。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